您所在的位置: > 新聞中心 > 外媒看禹州 >

神垕古鎮:“搭乘”《河南日報》“直通車”直達《學習強國》

2019-06-17 15:04 來源:未知 作者:曉磊  初審編輯:   二審編輯:    點擊:

微信圖片_20190614142343.jpg

     6月14日,《河南日報》“精彩周末”版整版刊登了一篇關于禹州的文章《在神垕,守望千年不熄的窯火》,這篇文章圖文并茂,詳細介紹了神垕的歷史文化、鈞瓷特色和今后發展,全方位展現神垕、鈞瓷的魅力,令人耳目一新。當天被“學習強國”平臺收錄,對宣傳禹州和神垕鈞瓷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。

鈞瓷_WPS圖片.jpg

本版圖片攝影邊繼偉

▲宋,鈞窯月白釉出戟尊,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。

  ▲古鎮東大街上的窄長老宅院

  ▲窯神廟夜景

   ▲每周二,古鎮的古玩市場。

 ▲金,鈞窯天青膽瓶,現藏于臺北。


 □本報記者張冬云

    一件名為《寒鴉歸林》的鈞瓷掛盤,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    盤體主色調為藍白,湖水蕩漾,樹藤纏繞叢生,鳥雀驚飛。盤邊,有一縷紅色夕陽。色彩圖案,皆源自變幻莫測的窯變。姚雪垠先生曾為它題詩:“出窯一幅元人畫,落葉寒林返暮鴉。晚靄微茫潭影靜,殘陽一抹淡流霞。”

    欣賞鈞瓷之美,易;梳理鈞瓷的故鄉神垕古鎮的淵源流變,難。一座因瓷而生由鈞瓷而興千年“活著”的古鎮,歷史上,它有百余處古窯址,它有明清七里長街的繁華。當下,它的窯火千年不熄,有幾十家成規模的民營作坊,佳作迭出,大師多多。鈞瓷,“可在博鰲與各國政要相會,也能在普通百姓的博古架上,讓一片片驚羨掠過。”

    神垕,千年窯火不滅。從歷史角度而言,它本身是個集民俗、文化傳統和陶瓷工藝于一體的“大文物”,豐富而鮮活,純粹又駁雜。

    神垕千年發展史,由地方經濟、政治和文化等因素共同促成。陶瓷生產空間的演變,決定了古鎮的發展演變。哪兒有窯火熊熊,哪兒就是古鎮的CBD。

    跳出中國講陶瓷,china,是最鮮明的中國符號。

    跳出河南講瓷業,神垕,作為“北方瓷都”,可與江西景德鎮媲美。

    跳出神垕講古鎮,我們先從古鎮西南十余公里的下白峪講起,那兒,是古鎮第一爐窯火燃起的地方,是古鎮的前世。

    ◎從下白峪到劉家門

    2019年初夏,我來到神垕古鎮西南角大劉山下,探訪大名鼎鼎的下白峪窯址。

    大劉山北坡有白峪河,發源于伏牛山陡峭的山間,沖出山口后平緩地自東向西流淌,遇到一道低矮山梁,形成一個河曲轉而北流,在河曲部形成一片較大的河灘地。下白峪窯址,坐落在白峪河北岸河灘地上,窯址東西長約130米,南北寬約100米,位于現在的于溝行政村區域內,黑色標牌上寫著“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神垕鈞窯址”的字樣,立牌日期是2006年5月。

    環顧窯址四周,是一大片荒地,長滿雜草野樹。荒地一側山坡下,還是雜草野樹,其間有些碎石瓦礫。我們坡上坡下看了一圈,無所得。攔住一位過路的村民,他說:“坡上坡下全是文物工作隊的發掘現場,發掘完東西都運走了,地面回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白峪窯址,是神垕古鎮最早的具有考古學依據的窯址,學術界也稱它神垕窯遺址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禹州本地考古部門做過調查。2001年,北京大學秦大樹教授帶隊,對它進行了全面的考古發掘。”神垕鎮旅游辦主任艾林波說。

    2001年之前,于溝村民發現,這兒到處是碎瓷片,翻修房屋還經常挖到大小不等的古窯爐。秦大樹來此時,“地表上隨處可見古代瓷片,尤其是有一些精美的花釉瓷片和大塊的腰鼓殘片,這是我們決定在此處發掘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考古發掘出土了豐富遺物,發現一座窯爐和一處窯前作坊。這里地層關系簡單,疊壓關系清楚,充分說明自中唐到晚唐很長一個時期內,下白峪窯場都在穩定持續地進行陶瓷生產。

    秦大樹等人撰寫的《下白峪窯址發掘簡報》中稱:此處窯址以生產平民日用花釉瓷為主,產品供應周邊區域。創燒時代可以追溯至唐天寶年間,斷燒時間為唐晚期,持續燒制時間約150年,是目前發現的神垕最早的窯址。

    唐代花釉瓷是這個窯場出產的精品,它是在黑釉上施以彩斑釉,燒成后,彩斑呈灰藍或灰白色,具有一定乳濁感。宋代鈞瓷創燒銅紅釉后,往往在器物表面施以銅紅彩斑作裝飾,唐代花釉瓷,被學者認為是宋代鈞瓷的源頭,稱作唐鈞。

    這也是目前學術界公認的“鈞瓷源于唐”之說的考古學實證。

    自唐代開始,圍繞下白峪窯場,周邊形成較大規模的聚落,并具備一定的商貿能力。

    白峪河給人帶來的驚喜遠不止此。“白峪河兩岸,每隔一二里就會有窯址出現。窯場范圍可達3平方公里。繼唐代之后,此地又成為宋鈞創燒之地。以此為核心發源地,鈞瓷在宋元之間得到大規模傳播和發展。在神垕境內,則呈現由西向東的發展趨勢。”禹州學者陳丹丹撰文稱。

    劉家門窯,坐落在白峪河北岸,在下白峪窯址東側。2001年到2002年,秦大樹帶隊對劉家門窯發掘,出土大批器物和瓷器殘片。在距離劉家門窯不遠處的霍垌村,出土了一批窯藏鈞瓷。當地并無霍姓村民,秦大樹推測“霍垌”地名應為“貨洞”諧音,是當地窯場挖土洞儲存陶瓷的地方。

    考古發現顯示,劉家門窯址從北宋創燒,一直延燒至元代,自宋至元證據鏈條完整。以劉家門窯燒制規模、持續性和影響力,說這里是神垕古鎮乃至整個鈞窯民窯系生產的先驅和典范,毫不為過。

    “(劉家門窯)從創燒伊始就具有很高的燒制水平,燒成了淡雅勻凈、典雅美觀的天青釉鈞瓷,青瓷的燒造水平也極高,部分器物,與北宋后期最高生產水平的窯場產品造型相似,表明早期鈞窯不少器物是高檔產品,面向宮廷或達官貴人。”秦大樹等人所撰寫《劉家門鈞窯遺址發掘簡報》稱。

    “秦大樹原來不承認宋鈞的存在,下白峪窯和劉家門窯的考古發現,徹底改變了他的認知。”90歲的禹州老文物工作者教之忠笑言。

    ◎從白峪河到肖河

    從下白峪到劉家門,從唐鈞到宋鈞,窯火熊熊。

    自唐宋間白峪河邊密集窯址盡顯風光后,明清之際,肖河閃亮登場了。陶瓷生產從白峪河下游向肖河下游擴展,也就是由神垕古鎮西南部,向東朝著今日神垕中心鎮區方向發展。

    1964年,禹縣(今禹州市)進行古窯址全面調查,共發現古窯址96處。1982年復查,最終確認110處古代瓷窯遺址,其中神垕境內古窯址,全部分布在白峪河與肖河兩岸。這兩條河,名副其實是神垕古鎮和神垕陶瓷的母親河。

    神垕,名字神異。“按當地人的說法,神垕是有神所在的地方。神以垕土育人,此地才有了千年窯火。”教之忠說。

    神垕古鎮位于禹州市西南十七公里處,處于伏牛山余脈的淺山丘陵區,地勢是群山夾一凹。古鎮核心地帶是明清七里長街,伴隨著肖河沖溝蜿蜒伸展。

    七里長街上,路鋪青石板,兩側老店林立錯落。清末沿七里長街一線自西向東依山就勢興建了五座石寨堡,今僅殘存天保、望嵩兩寨的部分寨墻和寨門。

    古鎮,依托山地自然坡度高差,構成“山環水繞,街河一線,串聯五寨”的格局,形成“長街窄巷、拐彎胡同、起伏有致”的街巷體系,呈現出山地古鎮特有的景觀。

    明清時古鎮的鼎盛,和陶瓷業有極大關系。明嘉靖《鈞州志》記載,元末明初戰爭,古鎮荒廢,瓷窯停燒。明代立國百余年后,神垕鎮區逐步在肖河中下游重建,成為制瓷中心。

    明清之時,神垕古鎮因瓷而興,“日進斗金”。清代民謠唱道:“進入神垕山,七里長街觀,七十二座窯,煙火遮滿天。”七里長街上,大片完好的明清古建群昭示著當年繁華。它是北方地區陶瓷主產區、陶瓷產品集散地。

    我來到七里長街的東大街上,這兒曾有密集的商號,商號建筑是高門臺、筒子房、三開間的多進縱深院落。“臨街門店做生意,中間用作生活起居,最后一進充當作坊,建窯燒瓷器。‘前店中住后坊’,是集生產、生活、交易功能于一體的‘三合一’宅院,生動反映傳統瓷業經濟下的典型社會單元的構成模式。”上海同濟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袁菲、葛亮撰文稱。

    神垕古鎮四面環山,只有小型河流過境,耕地少,在古代農耕社會中沒有資源優勢。神垕人用一把泥,一把火,一雙雙粗糙的大手,“讓鈞瓷的高貴慢慢生長”。因為明清陶瓷業的發達,神垕古鎮現在擁有大量文物遺跡,有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1處,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5處,各種古寺廟、古民居、古祠堂40余處。古鎮古街,眾多民間傳說,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鈞瓷燒制技藝,加上多彩的地方風俗活動,再度佐證了神垕本身就是一個“大文物”,一個活態傳承的古鎮。

    ◎﹃窯神廟﹄和﹃義興公﹄

    “在古代,代表一個地方最高建筑成就的,往往是官衙和廟宇這些官式建筑。因古時窯變不易控,人們寄希望于神靈保佑,神垕的窯神廟又叫伯靈翁廟,就成為古鎮上最華麗的建筑。”禹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化紅軍說。

    窯神廟是由眾窯工捐資所建,始建時間說法不一,據傳為宋,但院內多通功德碑顯示捐修時間為明清。

    從東大街走過時,一眼就看到窯神廟鋪青琉璃瓦的山門,它上揚的雙層飛檐如靈動的翅膀,使得整座建筑振振欲飛。山門正屋脊中間有一座“獅馱寶瓶”吻獸。為清代復燒鈞瓷的盧氏三兄弟作品,鈞瓷釉色,獨一無二。山門梁枋上雕刻著神話傳說,斗拱的昂、翹等構件,都被雕上了瑞獸。山門下擺放了一對威嚴的青石獅子,被一代代的古鎮孩童騎坐得滑溜溜的。

    窯神廟有個特別之處,它的山門和花戲樓合二為一,從東大街上看到的是山門,從廟里看到的是花戲樓。進廟,先穿過低矮昏暗的戲臺下方,之后頓覺豁然開朗,這種“先抑后揚”的戲劇效果,屬于園林布局的“仰景”手法,很好地襯托了花戲樓對面窯神廟大殿的高大軒敞。

    進院后,我轉身回看花戲樓,它以本地毛石為基,青磚做墻,墻面上以紅石做裝飾,是檔次較高的建筑方式。戲樓主體較簡樸而天花藻井精美,兩者構成疏密有致的視覺對比。

    伯靈翁廟大殿,為近年復修,正面供奉著三尊神靈:中間是舜帝的化身,司土;左側是伯靈仙翁,原型是戰國孫臏,司工;“右側是金火圣母,司火。相傳她是窯工的女兒,祭窯殉身而成神。”化紅軍說。

    土火工的結合,成就了萬紫千紅的瓷。“瓷是夏天里的骨頭骨頭里的芳香/它拍打在泥土上/使泥土充滿火焰/它不朽的光芒/逼迫傷口長出新肉瞎子的眼眶盈滿光亮”。著名詩人李犁寫道。

    東大街上,有很多老宅院,如申家老宅、溫家大院、義興公商號等,幾乎都是“前店中住后坊”,依次垂直于東大街營建,建筑平面長寬比為1∶4.2,與山西的窄型狹長院落極相似。

    “神垕古鎮居民多為明初山西洪洞移民,建造故鄉的建筑樣式合情合理。東大街商鋪寸土寸金,能擁有三間闊鋪已屬不易。它的窄院也根據本地環境有所改進,如廂房不再是山西窄院的單坡頂廂房,采用了雙坡硬山頂,摒棄建筑上的雕梁畫棟,只留有少量裝飾。”王磊、王慶斌撰文分析。

    行走在義興公幽深院落內,庭院封閉堅固,足以防范匪患;生活區和商貿區動靜相宜,居住體驗挺好。

    “十窯九不成”,鈞瓷燒造的難度,決定了神垕古鎮擁有大量的鈞瓷碎片。鈞瓷燒造過程中需要兩次燒造,會大量使用鈞瓷產品的范即匣缽(俗稱籠盔),它不能重復使用,卻成為古鎮獨特的建材。

    鎮上老建筑的墻體,有很多全籠盔墻和石塊籠盔混合墻,構成瓷業古鎮獨特的景觀。傳統民居多使用自然材料,神垕人選擇籠盔等廢棄材料,正符合當下低碳、環保的建筑理念。

    ◎天下誰人不識鈞

    神垕古鎮鈞瓷自元代斷燒之后,直至清光緒年間,盧氏父子兩代人精心研制,燒制出接近宋代傳世鈞瓷的“盧鈞”,到清末,生產鈞瓷的商戶已有數十家。光緒三十年(1904年),禹州知府曹廣全聯合商人在神垕成立“鈞興公司”,后因戰亂停辦。

    “步入20世紀,外國勢力進入古董交易市場。劉子芬《竹園陶說》云:‘唐宋人尚青,明清人尚紅,近日西商則重紫,均窯紫器一枚價萬金。’使得鈞窯地位名聲大噪,如日中天。”《明清文獻中的鈞窯研究》一文中說。

    新中國成立后,20世紀70到80年代,神垕出現了省辦的地方國營瓷廠,縣辦的一廠、二廠和鎮辦的一社辦、二社辦等瓷廠,以規模化的炻瓷、衛生瓷、電瓷等實用性瓷器的生產,支撐鈞瓷的研燒,取得了輝煌成果。

    20世紀80年代以后,神垕鈞瓷企業逐漸走上市場化運作的道路,神垕進入了瓷業大發展時期。

    據《中國彩神垕鎮》一書記載,“神垕的當代名窯,有孔家鈞窯、大宋官窯、金鼎鈞窯、坪山鈞窯、星航鈞窯等。”古鎮內,還有一些有特色的小窯口,如神垕爐鈞、周家鈞窯等。

    神垕古鎮,是中國鈞瓷之都、中國歷史文化名鎮、中國首批特色小鎮。

    神垕,這是一個以火為魂的地方,一把火燒出萬彩鈞瓷,它有出彩的過往,也將迎來更出彩的未來。

    禹州市委書記王宏武說:“2018年中國品牌價值百強榜評選中,鈞瓷品牌價值被評定為285.48億元,位居2018區域品牌(地理標志產品)百強榜第11名。‘北有神垕鎮,南有景德鎮’,我們力爭把神垕鎮打造成‘國際陶瓷小鎮’,以神垕七里長街為核心,以國際陶瓷文化藝術中心和下白峪鈞窯遺址公園為重點,圍繞‘出彩’做文章,使鈞瓷精神所蘊含的人文品格、工匠精神、東方美學得到完美詮釋。”

    有此傾城好顏色,天下誰人不識鈞。

(編輯:高雪麗)




新浪微博:@禹州發布 騰訊微博:@禹州新聞 微信訂閱號:cn_yuzhou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文章
圖文推薦

www.tzdfre.icu 備案號:豫ICP備05022328號 豫公網安備 41108102000003號
技術支持:中國禹州網  聯系:0374-8279376  郵箱:  地址:河南省禹州市禹王大道99號861室  郵政編碼:461670
Copyright© 2004-2016  中國禹州網 www.tzdfre.icu 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,本站保留所有權利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374-8279376

太子中心特中特